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教育 >>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开江县职业中学新海潮文学社优秀作品选

开江县职业中学新海潮文学社优秀作品选

更新:2019-04-09 12:07:58 来源: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时光啊!求您慢些吧

开江县职业中学2018级服装班 张建莉        

    有人说,时光似手心里的水,不管摊平还是握紧,最终都会从指缝间流逝干净。转瞬已是十六年,我已是少年模样,踏过绿野,也见过飞雪,回首一望,曾经那个美丽温柔的她呀,早已没了昔日的芳华,所以,时光啊!求您慢些吧!

    如果不是那次无意间的发现,我竟不知道我的母亲年轻时竟是那般的清丽秀雅。那是过年的前几天,全家总动员在打扫卫生,打扫的过程中,我在一个平时不怎么关注的地方找出来一个陈旧的老式红木箱,我记得妈妈曾经说过,这个箱子是她的嫁妆之一,当我不知道第几次打开这个箱子时,却发现在这个箱子的角落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让我脑海里瞬间闪过一句话:“天呐!好漂亮呀!”我细细地打量着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二十出头的年纪,青春正盛,黑亮清澈的双眸里有星辰大海,人间四季微勾的红唇,齐耳的黑色卷发,还有那白皙的皮肤,眉目间有我熟悉的万千温柔,这是日日陪伴着我的妈妈,却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不动声色的将照片握在手中,目光锁定在那个正弯腰拖地的背影,她依旧是一头卷发,可那乌黑的发丝间却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她那双握着拖把暗黄粗糙的手,曾应是多么白皙光洁啊!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她呢?看着她的背影,我知道了答案,鼻子不由一酸,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从某个地方奔涌而出,心中百感交集,闷闷的,又好像心脏被人猛地一把揪住了一样,有些隐隐作痛,却又让我没有理由以哭泣的方式发泄情绪。

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辜负了母亲对我学业的期望呢?还是因为母亲不辞辛劳的工作,只为我和姐姐能安心学习的感动?或是因为平日里明知母亲会因我露骨的话伤心,却仍口不择言的愧疚?在学校里,老师总会说母亲是如何如何的伟大无私,可我再也没有比此刻更能明白母爱的伟大,一个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而付出半生的女人,是受了多少苦难才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更令人鼻酸的是在这世间这样“傻”的女人不可胜数,因为她们拥有同样的一个身份——母亲。母爱似细雨无声,却会在某一时刻让你泪湿眼眶,让你的心像中枪一般震撼,可面对这样伟大无私的女人,时光却毫不留情的剥夺了她的青春。

    所以,时光啊!请你慢些吧,你看那女人的那一头青丝正被你吹成白发,那清澈的双眸正被你蒙上一层轻纱,那光洁的额头正被你雕刻出道道皱纹,那美丽的容颜,青春的年华,正在慢慢消逝,时光啊!求你慢些吧,求你别在让她变老了!

指导教师  宗香)


我的爷爷

开江县职业中学高2018级机械4班  邓佳乐         

    爷爷是个快八十岁的老头子了,别以为他年龄大就腿脚不好。事实上,他腿脚麻利,走起路来沉稳有力,让同龄人羡慕。每每看到那些坐在轮椅上的老年人,他总是直撇嘴:“七十来岁,就坐在轮椅让保姆伺候,一点意思都没有,玩都没法玩。”爷爷身体硬朗,看起来也很年轻,他的头发还没有白完,胡子又理得干净,就连我见了,都不相信他快八十岁了!

    爷爷住在乡下,一点也不肯闲着,他养鱼、养鸡鸭、养猫狗,也种玉米、水稻和蔬菜。玉米用来喂鸡鸭,大米和蔬菜留给我们吃。身板硬朗的爷爷爱好摩托,空闲时间,他常骑上摩托车上街,顺便也捎上那些上街卖菜逛街的老乡,当他们掏钱给他时,他总是拒绝说:“这点小事别麻烦钱嘛,顺路也。”爷爷常说摩托车是他的腿脚,没有它,哪儿都去不了。一次,他打趣我说:“过两年我去弄个小汽车开开,我过完了瘾给你开。”我听了哈哈大笑,他又不是袁老爷子,怎么拿得到驾照呢。

    爷爷每到周末就骑着摩托车来城里看我们,他不会白来,总会带些米呀菜的。我家住在八楼,没有电梯,他一到楼下,就坐在摩托车拿出烟杆和土烟,把烟点燃后给我打电话:“孩子,爷爷来了,快下来接我,有好东西咧。”我一听就知道爷爷带东西来了,我马上放下手机,背上背篓叮叮咚咚的往楼下跑。下去就看到他正和小区的人们拉家常。爷爷为人友善,小区的老爷爷老奶奶都认识他,他们都喜欢这个“年轻”的老年人。我走过去叫了声爷爷,又和老人们打了招呼,准备从摩托车上搬东西,却被爷爷挥手一挡,他解开蛇皮口袋,我知道爷爷又要给邻居们发“礼物”了。爷爷大方,每次都会把带来的蔬菜与邻居分享。隔壁家的刘婆婆,楼下的王奶奶,她们和我奶奶是好闺密,每次都少不了她们。

    爷爷这一辈子也有遗憾,那就是未能实现当兵梦。爷爷年轻时是个大帅哥。五十年代,他是村里唯一一名初中生,当过班长和中队长,那时的他被称为“邓大才子”。初中毕业后,他考上了兵,那是当兵要求很高,爷爷凭借出色的视力,体能和综合素质,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入选,后因祖母的百般阻挠,他的军人梦未能实现。至今,他都念念不忘,每次在电视里看到那些抗日剧中大杀鬼子的画面,他都拍手叫好。

爷爷老了,今年没让他种地了,但他坚持要种稻谷和蔬菜,他说:“米一年要吃很多,超市里的又贵又不好吃,哪里赶得上我种的?”其实他在用自己残存的能力,减轻家里的负担。

    这就是我的爷爷,一个身体硬朗、大方而又勤快的老农。

指导教师  林佐成


故梦

开江县职业中学2018级机械3班  邓珍    

    春分已过,繁花盛开,花瓣随风飘扬。春天的脚步悄然来临,仓促而来的美景令人应接不暇。纵横交错的田间绽放着各式各样的花儿,有梨花、桃花、杏花和樱花,花儿们都争奇斗艳着。整个乡间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油菜花竟也不甘示弱地为乡村增添着一份色彩,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在一场春雨的作用下,人们迷于楼阁亭台之中,在烟雾缭绕之下,我陷入了梦境。呈现在眼前的一大片金黄色的花海,格外诱人,放眼去,美不胜收的景色映入眼帘,实在是标致极了。倏忽间,伴着回荡在耳边熟悉的声音追寻去,只见两人沉浸在花海里欢快地嬉戏着,翩翩起舞的蝴蝶与他们一同作伴游乐。春风拂面,风,吹过了那写满岁月沧桑的苍老面庞;风,拂过那充满阳光气息的稚嫩脸颊。一老一少共赏这美景,直到娇红的夕阳来临,才迟迟归家,升起袅袅炊烟,亮起万家灯火之中最惬意的那一盏,在灯火阑珊处寻觅着幸福的终点。就这样寻觅着、寻觅着......

    恍然,画风摇曳一变,山不再高,水不再深,蝴蝶不再飞舞,但花儿还是开得那样耀眼,只不过昔日与少年一同作伴嬉戏、与他同看这美丽景色的那位长者已拂袖辞别。一切都显得那么刺目。通往幸福的站点只余一人探寻,怅然若失的少年没能找到幸福的终点,只能徘徊在幸福的起点。

    昔日的老与少,到如今的少年一人,蓦然回首,韶华不再,人去楼空。时光如白驹过隙,曾与少年相依相伴的长者,消失在他的生活中,消失在了花海的尽头。

    晨曦透过窗,折射在少年的脸上,悸醒了少年的梦。梦醒,花落,曲终,人散,繁华落幕离人难述衷肠。惟愿天堂的你一切安好,我会重新扬起生活的帆,再次体会人间的暖。

指导教师  谭建华


寄往天国的一封信

开江县职业中学2018级财会班  刘菁   


亲爱的爷爷:

您好!

    五年未见,您过的可还好?是否还是像以前一样穿着那件破了又补,补了又破的黑色棉袄?戴着那顶帽檐边破了洞已经被洗的泛白一点都暖和的蓝色针织帽?还像以前一样,坐在家门口一会儿就睡得酣甜,然后口水流一地吗?

    听,微凉的风缓缓吹过门前那丛青竹瑟瑟发抖,我站在那里,它们比五年前更茂盛更成熟了,除了你再没有任何人管过它们,以前总是觉得很神奇,一根笔直的竹短短一天便会在你手上巧妙的被编制成一只精致的背篓,哦,对了,爷爷你给我编得那几只竹蜻蜓早坏了,也不知道怎么再编一只新的,再没有人知道那个方法。

     一次坐车的时候看到一位老爷爷,刚开始匆匆的扫了一眼,我猛的一惊,以为是你,因为他也戴了 一顶蓝色的针织帽,穿了一条灰色布料裤,裤腿处破了个口子,一样用蓝色的布把它逢起来,古铜色的肌肤,干瘪的脸颊,但仔细一看终究不是你,爷爷,我真的好想您。

    奶奶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看着她日渐苍老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也时常独自一人念叨些什么,我躲在一边偷偷的听,说的都是过不久就会去找你了,她马上就要和你见上面了,我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不舍得我不想,我怕,真的很怕。

    爷爷你买的糖葫芦总是那样香甜,现在的糖葫芦种类可多了,再不像以前只是清一色的山楂了,有的裹着苹果,有的裹的红枣,有的裹的圣女果。你可能不知道圣女果是什么吧!其实它长的跟番茄差不多,味道也差不多就是名字好听点。我在很多地方买过,味道却怎么也不似以前那样香甜。

    你收收捡捡藏了一辈子的废铁,被妈妈卖了,两百元。我想如果你还在家肯定会暴跳如雷,那可是你藏了一辈子的宝贝啊。你总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你每天天不亮就起床 ,我不起你就故作凶狠地说:“是不是又想吃梨了?”正在与睡魔斗争的我一听瞬间清醒,一个鲤鱼打挺,匆忙穿上衣服跑去洗漱,每当这时你总是一脸赞赏的看着我说:“嗯!表现很好,允许你今天看两集动画片。”以前躲过每一次挨打是我一天最幸福的事,现在没人打我了却总觉得空落落的。

    某天当我站在你曾经洒落过无数汗水的土地上,听到田间收割机开动的声音,微热的风轻拂过我的脸颊,看到西下的夕阳散发着温热的光芒,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你挺直背脊,义无反顾的向光的尽头走去,我泪流满面却怎也赶不上你的步伐,忽然你停住了,转身向我挥手微笑,我破涕为笑轻轻唤一声——再见。我恍然明白了爷爷说的一句话,他说,死者的位置生者永远没法代替,但是生者永远比死者重要!

敬祝:

安好!

孙女:菁

(指导教师  杨俊彦)


 责任编辑  刘礼全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